战术室-土超变身大牌球星聚集地 三大原因助推顶

  凤凰体育讯在2010年的新自传《一个平庸天才的美丽比赛》中,安切洛蒂披露了这么一件事: 1998年,安切洛蒂在帕尔马下课,费内巴切找上门来。

  凤凰体育讯 “我要栋别墅,能看海景的!”“没问题。”“我要专车,得有司机!”“给你配。”“来往意大利的机票,你们得报!”“那当然。”“我自带教练团队,外人不能指手画脚!”“全听你的!”

  1998年,安切洛蒂在帕尔马下课,费内巴切找上门来。软磨硬泡之下,安切洛蒂同意前往伊斯坦布尔一观,不保证签约,且行程需严格保密。当飞机降落在伊斯坦布尔,走下舱门的安切洛蒂见到的是数千球迷的欢迎阵仗,他被人群扛在肩头抬出来。

  盛情难却,打定主意不签约的安切洛蒂不好意思说“不”,便想到了层层加码的办法,以求对方知难而退。但最后,词穷的反倒成了安切洛蒂。他借故回到意大利,通过妻子传话回绝了费内巴切。不过,土耳其人对足球的热情,以及为此不惜一掷千金的魄力,都给安切洛蒂留下了极深印象。他在2010年的新自传《一个平庸天才的美丽比赛》中,特意披露了这段往事。

  将近20年过去了,这股热情未曾稍减。要否定“土耳其球迷是世上最狂热的”这个命题,是会让人绞尽脑汁的。又到一年签约季,伊斯坦布尔的粉丝们就像潘普洛纳奔牛节或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上的人群那样,万人空巷,准备欢迎各自主队新的重磅签约。

  上个赛季,土超算是争冠最激烈的欧洲联赛之一了。在这个有58年历史的联赛中,冠军的滋味只有5家俱乐部尝到过,基本是被伊斯坦布尔三强加拉塔萨雷、费内巴切和贝西克塔斯所垄断。他们是土耳其联赛历史积分榜的三强,也是上赛季土超前三。比利奇没能一解贝西克塔斯对联赛冠军的6年之痒,对同城另外两强4战尽墨。最终,是开局一团糟、中途炒掉了新帅普兰德利的加拉塔萨雷捧得桂冠。

  欧战方面,加拉塔萨雷欧冠小组垫底;贝西克塔斯在欧联淘汰利物浦打进16强,但随即被布鲁日双杀。费内巴切虽联赛名列前茅,却没有资格参加欧战前主席阿齐兹-伊尔德里姆涉嫌操纵假球,2013年给他们招来了欧战两年禁赛的罚单。自从1999-2000赛季加拉塔萨雷在联盟杯决赛中点杀阿森纳后,土耳其球队就再没拿过欧战重要奖杯了;能欧冠小组出线,就被视为成功。

  近几年,土超三强大肆招兵买马:加拉塔萨雷前两年引进梅洛、大阿尔滕托普、斯内德、德罗巴,后两人在欧冠主胜客平尤文图斯的两场小组赛中功劳巨大。费内巴切本月连续拿下纳尼、范佩西,加上已在阵中的梅雷莱斯、穆萨-索、克拉西奇、迭戈,纸面阵容甚至压过卫冕冠军。对这支新晋“土豪”,下赛季的欧战对手定会有“士别两年,当刮目相看”之感。

  三强在转会市场上的激战,一点儿不弱于联赛争冠。“土豪”们线月,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发布了2013-14赛季欧洲足球俱乐部收入20强,加拉塔萨雷以总收入1.619亿欧元位列第18,是前20中唯一的非五大联赛俱乐部;比起2012-13赛季,排名虽下滑两位,但收入涨了3000多万,还是在已经或正在养着德罗巴、斯内德、梅洛等高薪合同的情况下。

  电视转播方面,上赛季,土超签了新的电视转播合同,从2014-15至2016-17赛季,转播商、土耳其第一大收费电视公司Digiturk以每年4.5亿美元购入联赛转播权;而之前的转播费,只是3.21亿美元/年。在新合同下,土超各队的电视转播收入都能不同程度地上涨。

  费内巴切在2012-13赛季也曾以1.264亿欧挤入德勤财富榜,但随后的两年欧战禁赛拖了后腿。不过,堤内损失堤外补,他们跟阿迪达斯的球衣赞助合同已经完成续约。新约截至2019年,每年赞助费850万、五年合计4250万美元;比前一个五年的每年200万、合计1000万美元高出不少。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他们能给范佩西开出周薪24万镑的队内顶薪了!

  土超越来越成为欧洲市场最活跃、球队最有野心的联赛之一,轰动性签约层出不穷。同样是今夏,波多尔斯基从阿森纳转投加拉塔萨雷。近年来,如此级别的签约在土超成为常态,从英超Big 4挖人,对如今的伊斯坦布尔球队来说太正常了。即便是升班马安塔利亚,也已签下了埃托奥,并在月初还盛传会让罗纳尔迪尼奥跟“猎豹”重聚。

  土超各队大肆出手,最大的政策利好是土耳其足协今年初宣布,在2015-16赛季放开外援限制政策。前些年,土足协颁布了“土政策”,主要规定是:每队可有8名外援,其中6人可报名进入18人参赛大名单。然而,在“土政策”保护下,一方面,土耳其国家队的实力不升反降,自2008年后,两届世界杯、一届欧锦赛均未能入围,目前在2016年欧预赛中成绩也是平平,连续缺席4届大赛几成定局;另一方面,本土球员奇货可居,19岁的后腰奥赞-图凡就因为进过国家队,居然被布尔萨体育标价1200万欧元,吓退了前来问询的加拉塔萨雷。如今政策转向,外援人数提高到14人、可报名人数增加为11人。如果愿意,土超各队甚至能排出个全外援首发。在本土球员身价被哄抬的情况下,他们当然选择出国淘人。

  当然,即使土超各队有心“娶”,也要球星乐意“嫁”才行。土超在欧足联联赛排行中甚至未入前十,要让球星甘心来投,一份儿丰厚的“嫁妆”还是必不可少的。经济动因,是促成球星流向土超的第二个要素。

  土超吸引球星有几年了,但外界一直质疑,这些选择来土超的球星要么是已过巅峰,要么是动机不纯冲着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份儿大合同。比如库伊特、古蒂、斯内德、德罗巴在转战土超前,都捧起过欧冠,聘礼自不能薄;登巴-巴、古伊萨、阿内尔卡、梅雷莱斯、巴利奇则在加盟土超时,也拿到了各自当时在欧洲排得上号的高薪。持此观点的人担忧,长此以往,土超必成高薪过气大牌儿的养老院,花钱不少,却仍然吸引不来当红炸子鸡。

  除了俱乐部开出高工资,土耳其的低税率也起到了辅助作用。目前西欧联赛的税率:英超是45%;法甲相同,但2013年奥朗德政府曾放出风,要对年薪超百万者另外征收“特别富人税”,一时引得法甲各队的怨声载道;德甲是47%;意甲是43%的个人所得锐外加5%的行政保险金费用,合计约48%;西甲在2009年“贝克汉姆法案”取消后,现行税率为52%。相比之下,土超的税率只有35%,远比西欧50%上下的税率低。在欧洲各大联赛中,只有俄超的13%税率更低,但俄罗斯的天气、文化、赛程都是问题。此长彼消,球星去土耳其,生活条件过得去,钱也能实实在在地流入自己的银行账户。

  资本逐利而行,有进就必有出。今年3月,土第一大食品集团Yildiz的老板穆拉特-乌尔卡宣布,赛季结束跟加拉塔萨雷、费内巴切的胸前广告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同时,Yildiz对国家队的赞助也将大幅削减。这位在最新一期《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并列第369位的土耳其首富解释说,撤资的原因是联赛的观众流失严重。观众的减少导致了赞助商的踯躅观望,目前,土超18支球队中有2/3正为如何拉到下赛季的胸前广告而发愁。

  土耳其的主场素以球迷狂热而闻名,远有2006年世预赛附加赛协助本国国脚攻击瑞士球员的“死亡通道群殴”事件,近有加拉塔萨雷主场公然打出的“欢迎来到地狱”旗号,如今却面临成为穆拉特-乌尔卡口中“没人看的联赛”之窘境。有统计显示,土超的场均上座率在2004-05赛季达到峰值(近16800人),此后呈总体下降趋势,上赛季跌破8000关口,不及高峰期的一半。即使场均观众最多的加拉塔萨雷,也是收出一根阴线。

  很多人把这归咎于土耳其足协推出的实名购票系统。这一举措的初衷是打击闹事的足球流氓和倒票的黄牛党,但更多的球迷忧虑这会导致个人信息外泄、被政府监控。此外,这套系统设计也僵硬,除了购票者登记甲队后就不能再买乙队的票外,临时有事去不了现场的人也无法把票再转送给亲戚朋友。

  在这样的情况下,收购球星就成了土超球队拉动人气的办法。不过,土超的购星运动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跟球迷流失的时间总体吻合,收效似乎不大。为了追求明星效应,土超在买人时就不能单纯出于增强战力的考量,往往是堆砌中前场的进攻明星,而轻视防线的加固,头重脚轻、重攻轻守。从当年的哈吉、贾德尔算起,这些年来,土超买进的球星基本是前锋为首选、攻击型中场次之,可曾见过一个靠谱的后场大闸?加拉塔萨雷、贝西克塔斯们靠着斯内德、阿尔斯兰,固然可以绝杀尤文、拖垮利物浦,但漏洞百出的防线,还是早晚断送了他们的欧战之路。

  就球星个人情况来说,失意的案例并不遥远,瓦塞尔就是前车之鉴。2009-10赛季,前英格兰国脚加盟安卡拉骏马,留下的,是一个字里行间抑郁满满的博客,里面记录了被拖欠的薪水、宅在酒店房间的孤独和各种异国生活的不顺。相对而言,另一名前英格兰国脚、门将卡森就好多了。2011-2013年,他在布尔萨体育效力两个赛季,成绩虽说一般,过得总算平稳。至于德罗巴这样有一颗冠军雄心的球员,更没有为钱在此终老之意。

  夏季转会市场如火如荼,巴尔德斯、拉米雷斯等一众大腕小腕的名字正跟土超联系在一起,但是,前面已覆之车不能不引起他们的警觉,这也是很多球星不到最后一刻轻易不跟土超队签约的原因。而今年夏天已转投土超的范佩西、纳尼、波多尔斯基们究竟表现如何,也只能留待时间去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