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超联赛十年启示录:金元足球成云烟 中超应学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俄罗斯足球的缩影,如果不是借助东道主之利,俄罗斯国家队也许很难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揭幕战俄罗斯5:0大胜沙特,俄罗斯足球从业者、媒体以及球迷对这个结果普遍感到意外,他们认为以俄罗斯足球目前的整体实力,要想复制十年前的辉煌并不现实。

  十年前的欧洲杯,俄罗斯打进四强,从此之后陷入沉沦,其中俄超联赛的衰败成为重要原因。在如今中超联赛身上可以看到俄超的影子,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吸取俄超联赛的经验教训,对中国足球来说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烧钱”曾经是俄超联赛的代名词,众多俄超球队一度挥舞着支票,成为世界足坛转会市场上的最大金主。

  2008年欧洲杯结束后不久,圣彼得堡泽尼特以3000万欧元的价格从莫斯科迪纳摩签下葡萄牙国脚丹尼,2005年他从葡萄牙来到俄罗斯时的转会费只有200万欧元,仅仅用了3年身价暴涨15倍,这是俄超金元足球大规模爆发的起点。

  泽尼特队一马当先,随后重金邀请意大利人斯帕莱蒂执教,2012赛季开始之前,一天之内以近1亿欧元签下胡尔克和维特塞尔,其中胡尔克以5500万欧元的转会费荣膺那个夏天俄超的标王。安郅队不甘落后,他们喊出“2年拿下俄超冠军,5年夺得欧冠冠军”的口号,2500万欧元签下埃托奥,给喀麦隆前锋开出的年薪高达2800万欧元,一时之间风光无两。安郅队在第一个转会期内购买了12名球员,其中包括后来加盟鲁能的尤西雷和塔尔德利。

  然而这只是昙花一现,随着投资人锁紧银根,安郅队无力支付巨额薪水,2013-2014赛季惨遭降级,登顶欧洲的雄心壮志变成一地鸡毛。随后大牌外援纷纷逃离,俄超联赛的吸引力和号召力一落千丈,俄罗斯国家队的战绩也是步步走低,短暂的狂欢之后就是独自承受的孤单。

  “很多好的外援不会来俄罗斯了,因为其他俱乐部可以支付更高的薪水。之前我们经济好的时候,很多俱乐部买了很多外援,后来就开始走上了卖球员回血之路。安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俄超公关部总监谢尔盖·阿列克谢耶夫表示。

  有意思的是,很多从俄超联赛出逃的外援随后来到中超落脚。以鲁能为例,勒夫加盟前在莫斯科中央陆军效力多年,曾经帮助球队获得3次俄罗斯超级杯冠军。尤西雷为安郅队踢了三个赛季出场99次,塔尔德利也在安郅队短暂效力过,总共出场13次。

  其他有代表性的外援是胡尔克和维特塞尔。2016赛季二次转会时,上海上港以5580万欧元的身价引进胡尔克;2017赛季,维特塞尔加盟权健,据报道年薪达到2000万欧元,当时尤文图斯也伸出橄榄枝,但是年薪只能开出1000万欧元左右。

  大牌外援选择加盟中超,高收入自然是很重要的因素,这是最现实的问题,正如当初他们选择俄超一样。其实从气候、居住环境等方面考虑,中超显然更有吸引力,俄罗斯比中国要寒冷一些,而且交通不便,许多外援需要长时间的适应过程。

  最近几个赛季,俄超在外援方面不断进行政策调整。原先的规则是每支球队在场上允许有7名外籍球员。2014年,俄罗斯足球联合会宣布,从2015-2016赛季起每支球队允许注册25名球员,其中10名是外籍球员,但是外援的出场时间不做限制,也就是说,场上最多可以有10名外援。

  俄超如今的外援政策进一步强化,每支球队的外援注册数量还是10人,但是出场人数最多不能超过6人,与之相对应的是,每场比赛至少让5名本土球员出场,这和中超每场比赛外援出场不能超过3人异曲同工。

  这么做的目的是强制俱乐部发展自己的青训,同时也是为了遏制高价买入外援。自从阿尔沙文、帕夫柳琴科等黄金一代谢幕后,俄罗斯本土球员出现断层,本届世界杯揭幕战,22岁的戈洛文表现惊艳,被称为“新沙皇”,来自莫斯科中央陆军,有一种观点认为,对于外援的限制让他在联赛中获得更多出场机会。

  但作为俄超的发言人,谢尔盖夫并不认可这个政策,“我们希望能够与体育部门协商,不应该有这样的外援限制,只要是好球员,就应该能够上场。教练应该根据球员的水平和状态决定让谁出场。”

  “最关键的是,俱乐部已经认识到,过去那种买买买,买不来一切。而在总的预算里,会将更大的比例投入到青训和本土球员的培养。”谢尔盖说,俄超现在的诸多政策最终落脚点还是放在青训身上。

  本届世界杯,俄罗斯队23人大名单中,只有两名球员在海外踢球:加布洛夫效力比利时布鲁日,切里舍夫效力于西甲的比利亚雷亚尔,其他球员全部来自本国联赛,不过总体而言,能挑大梁的年轻球员数量太少,90后只有11人,这也反映出俄罗斯足球本土青训人才匮乏的现状。

  中超也在减少金元足球的比重,在内外援的转会费上严格限制。比俄超幸运的是,中超是在金元泡沫破碎之前悬崖勒马,并且还推出U23政策,最本质的出发点是让俱乐部加大青训投入。至于效果如何,谢尔盖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外援可以对本土球员,尤其是年轻球员带来帮助,“俄罗斯球员可能不愿意去国外踢球,他们的身价和收入暴涨,欧洲其他俱乐部即使感兴趣,也无法与俄罗斯国内俱乐部开出的高薪竞争。”谢尔盖认为,如何解决关键是做好平衡。

  中超目前面临同样的问题,摒弃金元足球没错,但是如何把越来越多的本土球员送出去,到更高的舞台上接受锻炼更重要,而不是拿着“尚方宝剑”赚高薪。